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理事风采 > 正文

《三农改变中国(修订版)》2014年11月出版

总有一种责任,让我们奋力前行

——《三农改变中国》修订之际的再思索

□    付文军

八月仲夏,麦浪如金。九百六十万山川土地沁润着丰收希冀。比七月如火的骄阳更为炽热的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热潮,正以一场千古未有之大变局的气势席卷中华大地。

此时,《三农改变中国》出版已一年零九月。在这不长的六百多天时间里,我们看到了新一届中央政府求真务实的政策图景以前所未有的绚丽展开:十八大开启了“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新征程;十八届三中全会点燃了民生改革的新篇章;首次召开的城镇化会议为破解三农问题指明了方向;中央一号文件吹响了三农发展的号角。一部部覆盖面广、针对性强、含金量高的政策措施出台;一个个谋全局、打基础、管长远的纲领性文件颁布。如回春的妙手修复着以往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硬伤”,同时也像鼓点一样撞击着行动者的内心。

 

1  总有一种忧患,让我们难以释怀。

 

中华腹地,黄河之南,有一片沃土。这就是河南,我的故乡。华夏文明在这里传承,五千年历史在这里打下绵延的烙印;中国八大古都地占其四,古代九州地位居其中。这片厚重的土地赋与了我对于农村,对于农业,对于农民深厚的情感。因为这份情感,我和我的团队2006年开始深入农村,了解中国的农民现状和农业问题,并积极致力于从理念优化、决策优化、制度优化、实践优化等方面寻求解决三农难题的途径和良方。

六年的酷暑寒冬,我们既踏过风沙涌动的塞北,也走过山温水暖的江南。新疆、黑龙江、宁夏、广东、山东、湖北、四川……我们用双脚丈量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一次次往返于都市与乡村之间,我常常夜不能寐。中国的改革从农村起步,经济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可是农村发展却起了大早赶了晚集:建设发展严重滞后,农业和农民弱势地位没有根本改变。在广州电视塔鸟瞰迷人珠江夜景时,我想到贵州偏远山村的漫漫黑夜!在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青岛胶州湾上,我想到怒江两岸那些通过溜索往返上学的孩子!在京都繁华都市中,我们不能忘记河北还有三百三十多万农民生活在贫困线下。

“三农”的出路在哪里?巨大的反差我常常陷入思考:作为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如果农村的经济和社会没有发展,那么国家的整体发展将是严重残缺的。两千多年前,孟子发出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呼唤。今天,面对人口众多、土地资源紧缺、自然条件复杂、生态环境脆弱的现状……我们该以怎样的忧患意识,来面对这样的叩问。中国农民的命运该如何改变?中国农村应该如何发展?中国的农业应该如何走向现代?

 

2  总有一种责任,让我们奋力前行。

 

社会学家费孝通曾说过,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从中原大地走出的我,深知农民对土地是怎样的感情。新形势下,如何在不利的条件下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

我们的足迹踏过了二十余个省份的二百多个市县、乡镇,并与国内外 相关商会、协会、基金会等社会组织机构;与三农发展研究领域科研院校;与涉农企业管理者;与几大商业银行等各个层面进行了对接和探讨。在集纳各方观点后,创新性地提出了以“三三制”为主体、企业下乡建设“三农优化示范区”的发展思路,这是我们努力构建一种符合在土地流转中取得各方利益均衡的农村土地流转模式。旨在为破解当前中国农业耕地、工商建设用地、农民居住用地之间的矛盾和困境提出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并在十八大召开前夕以《三农改变中国》的形式呈送到国家相关领导,此后的一年零九个月时间里,把该“报告”交流道有关部委及一些省市县乡领导、三农领域专家学者等手中。我们就这个模式的可行性,请不同的人从不同的角度和思维透视探讨,看哪个方面可行?什么方面不合实际?哪一项需要改变?既然是尝试,在探索当中必然会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就是要在多维度的真知灼见中,聆听不同的声音和建议。

三农问题的根本是土地问题,中国土地问题成因复杂,但深究起来主要有历史原因,也有意识形态原因,更有法律方面的原因。我们提出的土地“三三制”模式,就是努力探索出推动农村土地流转,发展现代农业,实现规模经营,解决土地细碎化问题的一种契合实际的途径。这是一个艰难而又漫长的过程,实施过程中既不能违背经济发展规律,更不能背离中国发展国情,最重要的是不能脱离各地的实际情况。

以上种种要做起来谈何容易,三农问题早已冰冻三尺,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破解,然而破解它既是我们的责任也有时代赋与的机遇。相信当汇集智慧与努力的破冰船启航时,终究会冲破冰层驶进蓝海。

 

3  总有一种方向,让我们引领突破

 

全面深化改革,并不是改弦易辙。十八大报告的铮铮誓言,声犹在耳:中国共产党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关乎13亿中国人福祉,关乎世界和平、稳定、发展。

连续1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对“三农”的眷顾和支持史无前例,但是“三农”问题仍面对不少矛盾和挑战。李克强总理指出,城镇化是内需最大的潜力所在,是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依托。推进并提高城镇化质量,是破解我国“大城市病”和“农村凋零”两难尴尬现状的最佳途径。

但是若要把我国五六十万个村庄改造得像城市一样,有专家计算至少要30万亿左右。如此巨额投入钱从哪里来?人往那里去?政策如何突破?产业如何兴镇?似乎又走进了死胡同。不可否认,种粮大户、家庭农场、农业经营合作社等在解决三农问题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并不能以釜底抽薪之势解决中国三农发展的困局。

种种艰难现状使培育新型农业生产经营模式主体更加紧迫。我们提出的实施企业下乡工程,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在几年调研基础上站在对国家对民族未来的理性思考。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农业龙头企业有11万家,其中国家认定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1253家。龙头企业在带动农民发展生产、增加收入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实践证明,龙头企业在经营规模、辐射带动、资金来源、技术创新、信息对接、品牌建设、销售渠道、抗击自然风险等诸多方面有着巨大的优势。企业所具有的规模化可以增加生产收益;科技化能够推动农业发展;标准化可以提高产品品质;集约化能够高投入倍产出;信息化可以实现无缝对接;生态化能够保护土地良性;品牌化能够建立核心能力;城镇化可以促进区域发展;国家化能够提升战略视野。

企业下乡工程,是切合中国国情和农业发展规律,把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和生态文明有机融合于新型城镇化建设之中,稳定7亿农村人口大局,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的美丽中国的工程。但是企业下乡工程的思路与模式好不好,需要各个层面站在国家和民族未来命运的大视野中思考,更需要各地在实践中检验和完善。最为主要的是政府要用“看得见的手”戮力而为发挥更大的作用。

 

4  总有一种热爱,让未来充满希望。

 

八月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季节。一片片茁壮的庄稼,让人忍不住遐想:什么时候农村真的富裕起来了,农民的眼神里充满幸福快乐,孩子们坐在明亮的教室读书、病人能够享受良好的医疗、农民们住的是宽敞明亮的房子。脑海中奔腾的画面与现实总是能重叠出一种激情,让我有理由坚信,这一切都将实现。

当此《三农改变中国》再版之际,我的心情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明确了“三农”问题作为未来工作的“重中之重”,无论是新一届中央领导还是基层干部,社会各界自上而下都已经意识到“三农”问题已经到了下大力气,集中精力非解决不可的程度。忧的是,在新一轮以城镇化破解“三农”结症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是否能吸取曾经走过弯路的教训,脚踏实地、心无旁骛推进“五位一体”?农民问题在中国的解决,就是中国农民的终结,也是中国农民“新生”的开始。

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到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国36年改革发展完成了一次次华丽转身:前者是催生中国复苏和觉醒的开始,后者则是引领中国走向更加富强的动员令。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和根本,就在于农村改革与发展是否能够全面深化。在十八大的历史性报告中“改革”86次被提及,其中两次提到“全面改革”,五次提到“深化改革”。尤其是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成为中央政府工作的首要任务,并把改革的突破点放在了农村。但是,要解决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土地问题,还必须解决对“三农”问题的认识,只有深刻认识这些问题,才能真正理解《三农改变中国》这部“报告”的深远意义。

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艰难的时期;这是充满挑战的时代,也是充满机遇的时代。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大裂变环境中,好坏两方面的因素都存在,因此,两种前途都是可能的。我们当然希望有一种最好的前途。但是中国的未来,只能取决于我们现在的认识,和今天的努力。

 

5  总有一种行动,让梦想照进现实

 

一千个中国人心里就会有一千个中国梦。“中国富农业必须富。中国美农村必须美”,是每一个关心三农人的中国梦。

在不断深入调研的6年时间里,生命中总会有一些令自己心颤的感动,那是因为某些人某些事的存在。黑龙江省宁安市委书记程鹏同志说:“三三制适合宁安,我们可以先试先行,为全国县域经济发展探路”;湖北咸宁市委书记任振鹤同志在汇报给省委的时候说,“先干起来,错了可以再改。但是机会失去了就再也不会来了”;山东省济阳县委书记祖爱民同志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找到一条为百姓谋福祉的路子。”

“先干起来”是许多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呼声和迫切愿望。

世间万物、山川草木皆有情;葵花向阳、江河入海。缘生缘灭总关情。在《三农改变中国》的道路上,我们需要这样的一群知道“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的”知音、知己“一道,以36年前安徽凤阳小岗村18位农民按下红手印的勇气和担当,切实领会中央”先试先行“的改革精神,为中国农村的”涅槃重生“肝胆相照。我们需要一群既能打破思想僵局、更能冲破既得利益格局的”同路人“,去加速推进农村社会管理改革与创新的时代责任和使命。毕竟,《三农改变中国》是需要中国十三亿人共同思考的大命题,更是一切有社会责任感的人需要用实际行动实践的必答题。

在中国梦这样一个大梦想面前,企业下乡工程的作用也许是微小的,但是美国西海岸的一只蝴蝶翩飞的翅膀,有可能引发大西洋的海啸,谁又能说某一个微系统不会成为大场景的一部分?

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式又走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拐点上。党中央建设美丽中国的方向已经明确;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号角已经吹响;中国果断迈向小康社会主义的时机现在已经成熟。只要我们把十八届三中全会大精神切实落到实处,坚持重中之重战略思想不动摇、强农惠农富农政策力度不减弱,农村改革发展步伐不放慢,把城镇化根本途径和各地发展途径结合起来,把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村必须富结合起来。举全党全国之力持之以恒推进“四化同步“和”五位一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梦想就会照进现实,必然会成为中国七亿农民最大的福音!

 

2014年8月8日,作者于北京西山(杏林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