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理事风采 > 正文

陈光宇博士与中国芦笋产业

20161018

芦笋是舶来品,但目前中国芦笋产业规模已超过百亿元,列世界第一。芦笋是蔬菜,但它在成为蔬菜之前是药用植物。

他从国外引进了第一批芦笋种质资源,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芦笋种质资源圃,培育了我国第一个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芦笋无性系新品种;主持制订了我国第一批芦笋行业(农业)标准;率先成功地用芦笋进行荒漠化土地治理,他率领的团队已经成功筛选出能在重度盐碱地生长的芦笋,他的团队研发出一系列高附加值芦笋加工产品,他任中国基本建设优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园艺学会芦笋分会理事长;他是国家公益性行业(农业)科研专项的首席专家;第13届世界芦笋大会执行主席,他立志让中国成为世界芦笋研发中心和产业中心,使芦笋这一小作物成为一个大产业。他说:芦笋发源于地中海,发展于欧美,但将发达于中国。

他就是本文的主人翁——陈光宇博士,国家公益性行业专项:芦笋产业研究与示范首席专家,曾任江西省农科院巡视员、江西省侨联副主席。因为长年痴迷于芦笋,也因为在芦笋研究中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以及对中国芦笋产业的突出贡献,被国际园艺学会授予“功勋奖”及勋章,有人送他一个时髦的称呼“芦笋哥”,但他更喜欢人们送他的另一个称号:“陈芦笋”。鉴于中国芦笋产业的迅速发展,他幽默地说,说不定哪一天股市上就有一支股票叫“陈芦笋”,你买下来也许就是绩优股。

 

把微观放大是一个战略科学家必须具备的素质

 

他在国外留学多年,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海归。先后在美国、法国、新西兰学习与研究,曾经在多个研究方向取得丰硕成果。发明的电脑速记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并获得江西省科技发明奖。然而陈光宇最钟情的还是芦笋研究、推广和普及。留学时与之邂逅的芦笋,成为他回到中国开创的毕生事业。在国外留学期间他认识了芦笋,并深刻理解其价值,以一个科学家的敏锐眼光,认识到这个东西在中国可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此,怀着在中国发展的“芦笋梦”,他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回到了国内。科学家的研究是一个不断地深入的过程,从群体到个体,从个体到组织到器官,再到细胞乃至分子、原子,也是一个不断微观的过程。在一般人眼里,芦笋只是个很小的蔬菜品种,但通过对这个小小微观世界的仔细观察和深入研究,他的思维不断地跳越升华,跳出芦笋看蔬菜,跳出蔬菜看农业,跳出农业看经济,跳出温饱看健康,从一系列跳越中陈光宇看到的是一个战略新兴“大产业”。这不仅需要有微观思维的能力,还要有宏观把握的能力。他本人穿着整洁的西装、身材高挑而不胖、脸上总是挂着谦恭的微笑,一看就是个做学问的人。说起芦笋来,陈光宇思维清晰,表达准确,热情洋溢,可以让你在很短的时间内认识到芦笋的种种好处,进而决定今后成为芦笋的忠实粉丝。

 

以清晰的逻辑思路谋划产业的全局

 

芦笋在我国规模化发展只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产值已过百亿元。以目前市场价格计算,我国有13亿多人口,未来如果按人均每年消费10千克芦笋计算,按照现行市场价格,即可达到3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如果工成食品,则可提高附加值2.2~3.7倍,产值将上升到7000多亿元,如果加工成药品、保健品和化妆品,则总产值可达万亿。是一个巨大的万亿级朝阳产业。

为这一产业进行顶层设计是陈光宇经常思考的问题。取其势,谋其局,利其器,是他做事习惯采用的三个层次。

取其势就是要把握科技与经济发展的趋势,即所谓顺势者昌,逆势者亡。通过分析陈光宇认为:国际芦笋的产业中心在向发展中国家转移,而研究中心则在向中国转移,面对这两个转移,我们要主动的做好承接。而芦笋由于其特有的功效,与大健康结合紧密,因此,他前几年提出了芦笋大健康的概念。在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健康问题就成为人们关注的重要问题,这又是经济发展的大趋势,与习近平主席最近提出的“健康中国”概念非常吻合。

谋其局就是要进行产业发展的系统设计和规划,做好长远布局,然后分步实施。芦笋产业链长,涉及农业、食品加工、医药保健、动物饲料、生态治理等多个领域。我国从南到北有不同的生态区,气候条件土壤条件不尽相同,需要有不同的规划布局。我国芦笋产业及研发也是在这个思路框架下发展起来的。

利其器就是要尽量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把握好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解决存在的各种问题,集成各类技术,使其全线贯通。农业产业实际上牵涉多门学科,多个领域,必需要多学科集成,协同攻关,才可能完成全产业链的整合贯通。他联合了国内一流的团队,形成合力,为芦笋产业进行协同攻关,成效显著。

 

以执著的精神潜心研究

 

然而,他的雄心壮志却遭到了重创。众所周知,对于育种来说,如果没有种质资源则无疑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但芦笋发源于地中海,中国没有这个物种。有人说,芦笋育种周期长,在中国既无资源,也没有基础,搞育种研究纯粹是好高骛远,申请课题经费就更是困难重重了。由于当时国内对芦笋还没有太多的认识,他申请芦笋科研项目没有获得经费资助,但陈光宇不是一个肯轻易放弃的人,科学家的敏锐与执着和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节操早已渗入他的血液里,他并未气馁,没有因此而止步,而是自掏腰包从国外系统地引进了第一批芦笋种质资源,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芦笋种质资源圃,除自己留下部分外,还分别赠送给了国内其他几个农业科研机构进行研究,又拿出当时按政策补贴给每位归国留学生的几万元钱,开始了近乎个人行为的芦笋育种研究。

那是一段令他终生难忘的艰难经历,“1元钱一个的玻璃培养皿都舍不得买,最后是到废品收购站经过一番砍价,在0.15元的报价基础上砍下一分钱,以每个0.14元的价格买了几千个玻璃瓶回来,几个人足足用了一周时间把罐头瓶洗刷干净……”。现在芦笋在中国已经形成一个新兴产业,并在世界上产生很大的影响力,但该系统的建立却起始于个人行为。

引进芦笋种质资源之后,他又沉下心来,经过了长达20年的艰难研究,不仅涉及实验室和田间,更涉及推广和科普教育。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陈光宇一步步走向成功。2010年,他成为国家芦笋产业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的首席专家,这使他有机会在全国范围内组建芦笋产业与研发团队。北起黑龙江,南到海南岛,全国有14个省市参与,在全国范围内沿着芦笋全产业链进行系统的研究,并迅速地将成果转化。

 

以健康的生产方式建立国内第一个有机芦笋示范基地

 

现代农业由于化肥农药的大量施用,在大幅度提高农产品产量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对农产品造成污染,给人类生存和生活留下隐患。目前人类疾病的大幅度增加,尤以各类癌症的大幅度上升,无不与化肥农药的污染密切相关,我国芦笋生产也同样面临这样的困扰,给产品带来质量安全的隐患。有机农业在生产中完全或基本不用人工合成的肥料、农药、生长调节剂和畜禽饲料添加剂,可向社会提供无污染、好口味、食用安全环保食品,有利于人民身体健康,减少疾病发生。可以减轻环境污染,有利恢复生态平衡。因此,绿色环保有机是今后农业的方向。有机农业是种劳动知识密集型系统工程,需要大量的知识技术投入,同时也会带来较好的经济收入。为了进一步发挥芦笋的功效,增加农村就业、农民收入,陈光宇在江西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有机芦笋示范基地,全生产过程不用农药和化肥,并获得欧盟有机认证,产品可免检进入国际市场。该基地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和引领效果,列为第13届世界芦笋大会考察现场,同时也列为外专局对外合作项目基地,时有国际友人前来参观学习,并为全国开展有机芦笋生产的企业进行了多次技术培训。

 

以农民的情怀和通俗的语言来推广技术

 

每年陈光宇都会参加省科协等单位组织的科普系列活动,送科技下乡,贯彻落实《科普法》和《全民科学素质纲要》。喝过洋墨水,顶着洋博士的帽子,风度翩翩的他,由于年青时有过下乡经历,当过生产队长,在乡下那些年的经历给他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不仅有科学家的风度和责任心,还颇有浓厚的农村情节和农民情节,并且有通俗的语言。他说:我研究的是为农民的技术,是农民用得起的技术,是农民用了以后能致富的技术。芦笋的种植效益也很高,每亩收益都可过万元,而且种一次可以连续收获十几年,有利于农民增收。正是基于对芦笋的这种认识,陈光宇最终选择把回国开展芦笋研究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举家回到中国,一头扎进了芦笋科研的王国。针对农民的文化水平,在每年的送科技下乡活动中编印了通俗易懂的小册子,并经常下到乡村,到种植户的田间,向农民手把手地进行芦笋生产技术的传授。用通俗的语言描述科学,用通俗的语言和贴近生活的方式来推广技术,并且和省电台合作,在为农服务节目中现场解答农民的电话咨询,并且到全国各地开展农民培训班,从而使芦笋生产技术得到迅速普及。

 

以高超的协调能力组织国际合作

 

芦笋基因组国际合作项目涉及芦笋全基因组的测序和功能基因的挖掘,该项目由陈光宇提出并任首席科学家,由中国、美国、意大利等国家的科学家共同参与。这属于基础性的前沿科学,由中国科学家来领导主持,足以证明我们在芦笋领域的地位。全基因组测序对全面了解芦笋这个物种的分子进化,基因组成,基因调控的等方面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这个国际合作项目历经数年,国际间的往来邮件非常多,并召开过多次项目协调会议,进展很顺利。已完成了芦笋全基因组的测序,并且发展了一个重要基因,相关论文已经投稿于国际专业杂志,同时撰写了科普性报导。

 

以高度的责任感来进行生态治理

 

和一般的科学家不同,陈光宇不仅关注本专业,还非常注重生态治理,尽管生态治理并不是他的研究领域,但他十分关注与生态领域的交叉跨界发展,他认为学科跨界极有可能产生一个新的领域。党的十八大把建设生态文明提到了一个议事日程,这对芦笋产业是一个重大利好。芦笋根系非常发达,枝冠繁茂,能通过改变地表结构,增加土壤的渗透力及水源蓄养能力,并相应的改善土壤的供肥能力,调节土壤的酸碱度。芦笋的推广种植,能有效的起到水土保持作用,对于改善生态环境,稳定生态平衡,发展生态农业具有重要的意义。其次,芦笋耐贫瘠,具有极强的水土保持能力及相当的风沙治理能力。应用芦笋治沙,以及在盐碱地区种植芦笋,是生态治理的一个重要方式,其价值不可估量。就在十八大召开后不久,有的单位与陈光宇联系合作事宜,开发利用芦笋种植进行生态治理。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巧合”,其实陈光宇十几年来一直在考虑这些问题,这种“巧合”对于陈光宇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用芦笋进行风沙化土地的治理,芦笋根须深扎,具有耐旱的生物学特性,利用芦笋的这一特点,陈光宇及其团队研究探索出一种芦笋治沙技术,在大西北用芦笋治理沙漠,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芦笋还具有很强的耐盐碱特性,如今,他们研究的芦笋成套技术成果不仅能耐重度盐碱,而且具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已在我国滨海和东北盐碱区推广。

 

以美食的方式普及芦笋菜肴

 

芦笋身份高贵,是世界十大蔬菜之一,被誉为“蔬菜之王”。不仅具有很好药用价值和保健功能,还是一种美食佳肴,已经进入国宴菜单,习近平主席招待国外元首就多次用了芦笋。为使这一高贵蔬菜尽早进入寻常百姓家,他与烹饪大师合作,研究制作出几十种菜品,并向大众介绍芦笋菜肴的制造方法。烹饪是膳食的艺术,国外的芦笋烹饪方法并不完全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而将中餐烹饪元素引入,通过中西融合的方式,对芦笋作加工和搭配处理,使其更可口,更好看,更好闻,色香味意形养俱佳,不但让人在食用芦笋时感到满足,而且能让搭配后菜肴的营养更容易被人体吸收,进一步发挥芦笋的营养保健功能。这已经在不少省市电视台播放过多期,并有教学片。

 

用幽默的语言来传递科学信息

 

他在国外留学多年,经常参加各种不同类型的会议讲座报告,他发现那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往往都有很强的幽默感,诙谐幽默运用自如,恰到好处。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现代人逐渐开始关注幽默所产生的力量,它在我们的生活中已具有相当的作用和价值,尤其是在微信当中的一些小段子。幽默是一种含蓄、一种稳重,也需要高品位的修养,除了渊博的知识,广泛的社会阅历也是具备幽默感的前提.用幽默的语言传递信息,给人的冲击力是很强的。因此,他非常注重幽默元素的运用,在准备报告时都会加入某些幽默元素。当然幽默感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接地气”,所以,他经常会在各种交流中发掘幽默元素,通过这种日积月累,结合自己渊博的知识,运用到芦笋知识的传播和科普活动中,台下观众听讲座时经常会哈哈大笑,在愉悦中接受了新的知识。因此,他在全国各地每作一次讲座,就会发展一批“粉丝”,有的进一步成为忠实的“粉丝”。

 

以发动团队的形式进行科普

国家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有其考核指标,包括成果的产出,成果的水平,成果的表现形式,以及推广的面积等。作为首席专家的陈光宇,在其领导的芦笋产业体系内,在这些指标之外还加上了一条,那就是要进行科普教育。要求各个承担单位,一定要利用当地的科研行政关系,和记者交朋友,要以各种形式,通过当地媒体、用你的知识变为他们的语言,使大众能够理解。由于芦笋产业体系涉不同的学科和专业,遍及全国十多个省,项目从2010年实施以来,各个子项目和课题组均积极行动,通过电视媒体的报导包括中央一台、中央七台,一些省的地方电视台,有的做出了科普影片,有的甚至出了动漫形式,宣传和普及了芦笋的知识和功效。他的足迹边际全国各个省区,推广讲座面对有农民、大学生、研究生、电视媒体,网络媒体、报纸、杂志等。通过这些年芦笋团队的努力,全国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大众对芦笋的认知度大大提高,现在三线城市居民对芦笋的认识也正在不断提高。

 

用互联网+的方式进行芦笋科普

 

当前信息技术发展迅速,“互联网+”以成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实现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联合,以优化生产要素、更新业务体系、重构商业模式等途径来完成经济转型和升级。在国家公益性行业专项的支持下,构建了权威的芦笋公共技术平台和信息平台,促进跨界融合,将芦笋产品、信息、应用和服务连接起来,使消费者的搜索引擎有了“库”、 有了 “源”。由于微信已经覆盖中国 90% 以上的智能手机,月活跃用户达到 5.49 亿,微信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因此,利用这一平台组建了不同的群,编辑关于芦笋的生产,市场和保健功能等信息,邀请了一些高手,经常性编辑一些图文并茂的小短文,通过这些群进行芦笋知识的传播和普及。并组建了微信技术交流群,把全国各地芦笋生产者,加工企业,研究人员,市场营销客户端联系在一起,经常就某一个问题进行讨论,群策群力,气氛热烈。

 

举办国际会议提升中国芦笋产业的国际影响力

 

举办世界芦笋大会,奠定中国芦笋产业的国际影响力。世界芦笋大会每四年召开一次,其申办也有点类似申办奥运会。从申办开始到正式举办,前后花了8年时间。2005年,陈光宇代表中国芦笋界在荷兰召开的第11届世界芦笋大会上提出了申请。2009年,陈光宇又前往南美秘鲁召开的世界芦笋大会上,进行了推介与答辩,全体代表给予中国的申办推介给予极大的支持,申办圆满成功。第13届世界芦笋大会于2013年在中国举办,由陈光宇任大会执行主席。世界芦笋大会在中国首次举办,是对中国芦笋产业的肯定,有来自世界20来个国家,300多名代表参加了大会,借此契机推动中国芦笋产业的发展。

芦笋和一般的蔬菜不一样,还在于它的加工价值特别大,产业链比较长。“芦笋胶囊”、“芦笋颗粒”等均为很好的抗癌药品,是经国家批准用于临床治疗的处方药。芦笋的加工食品除常见的芦笋罐头外,还有芦笋茶、芦笋饮料、芦笋酒、芦笋干等等,正是这种加工产业链上的价值,使得芦笋产业能获得较高的利润价值,能够吸引工商资本的注入,由此,芦笋在蔬菜品种里虽然是个“小弟弟”,但其产业价值十分巨大。国外加工产品只有芦笋罐头,而上述绝大部分加工产品只有中国才有,所以与会国外代表看了以后为之惊讶。

 

以敏锐的眼光提出芦笋大健康的理念促进产业升级

在国外从事研究工作的期间,他就特别注意到芦笋的价值:芦笋就被列为世界十大蔬菜之一,并一直雄踞“蔬菜之王”的头衔。芦笋具有1 2 3 + 1 之功效,即“一减、二抗、三降、一增”的功能。一减是减肥,二抗抗肿瘤、抗衰老,三降为降血压、降血脂、降血糖,一增则是增强性功能。英文缩写为LARI。丰富的营养价值,优良的药用效果,特别是极强的抗氧化能力,防癌治癌的突出表现,以及深受欢迎的口感,使之在国际市场上身价颇高。在世界芦笋大会上他提出了芦笋大健康的概念。

大健康和大农业均为未来30年极具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芦笋的药用保健功效已得到医学验证,并已生产出几个以芦笋为原料的“准”字号药品,在所有农作物当中能提炼成临床处方药的,目前只有芦笋。芦笋药食同源,既具有高效农业的特征,又具有健康产业的属性,是两个大产业的完美结合。芦笋的种植,正好迎合近年来返璞归真崇尚自然的消费趋势,有利于环境日益恶化的当今社会,是一项有利于人类的工程,而这便是芦笋的社会效益所在。陈光宇常说,在介绍芦笋时,不能仅仅称之为“蔬菜之王”,而应该称之为“保健食品之王”,因为这样更加贴切。

由中国基本建设优化研究会和中国园艺学会联合召开的2016年中国芦笋大健康产业优化发展论坛,明确提出了两个关键词:大健康、工业化。为芦笋产业的升级指明了方向。

 

以拟人的手法打造芦笋产业文化

 

颇有点诗人气质、热爱传统文化的陈光宇以拟人的手法,用周易中“乾卦、坤卦、恒卦”来形容芦笋精神与芦笋品格。

1)芦笋能在荒漠化土地、在盐碱地上生长,这叫做:虽处逆境犹倔强 —— 彰显气节,这是乾卦之精神: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2)在所有各类蔬菜品种中,唯一能做成药的只有芦笋,唯一能生产出如此多的加工产品的也只有芦笋,这叫做:积善余庆于无声——上善若水,这是坤卦之精神: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3)芦笋虽然是蔬菜,但一般的蔬菜好土地才长,差土地不长,但芦笋无论在好地还是差地都能长,并且一扎根就是几十年,这叫做:滴水穿石终不懈——矢志不渝,这是恒卦之精神:雷风恒,君子以立不易方。

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强调自强不息,强调善待他人,强调与环境和谐。在陈光宇眼中,芦笋就是身处逆境而自强的君子,回报给他人的则是一个大善。而陈光宇自己,也一直追求做芦笋这样的君子。是啊,芦笋多好啊,可以治理风沙,可以在盐碱地生长。特别是它的抗癌治癌、降血脂、降血压等药用成份,那是自然界赐给人类的福音。

 

从战略的高度来把握未来趋势

 

二十多年来,陈光宇的芦笋研究从个人行为到民间行为,再从民间行为到组织行为,再从组织行为上升到政府行为,最终上升为国家行为。研究项目越来越多,科研成果也越来越多,成果转化速度也越来越快,对此他感到非常欣慰。按照目前市场价格,中国人平均每人每年消费1公斤芦笋就有300亿元,如果消费10公斤那就是3000亿元,这还不包括加工产品和制药部分。如果说“蔬菜之王”那还仅仅是农业的范畴,但一成为LARI则就进入工业的范畴,就会有很长的产业链,工商资本就会介入。也只有工商资本的介入,这个产业才会做大。他说:我们回报国家、回报社会的是一个巨大的朝阳产业。

陈光宇说,芦笋发源于地中海,发展于欧美国家,但必将发达于中国。今天,中国成了世界第一大芦笋生产国,也是世界第一大芦笋出口国,同时还是世界第一大芦笋消费国。随着我国的芦笋研发水平的提升,芦笋这一产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越来越大。

中国芦笋已经一改过去技术全方位引进的状况,现在已经整体超越,全方位输出。国际园艺学会认为中国目前在这一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仅产业规模巨大,而且技术领先,已经将研发从应用层面延伸至基础层面,引领着世界芦笋产业的发展。因此,决定与中国相关部门共同合作,在中国建立国际芦笋研发中心,目前项目已经获得国家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正在积极推进中,相信中国芦笋产业的科技进步,将对世界芦笋研发和产业的格局产生了巨大的影响。